当前位置:笔趣阁>书库>玄幻小说>种田好嫁,相公好温柔> 章节目录 第1章46章 初为人父的喜悦(新文求收藏)

第1章46章 初为人父的喜悦(新文求收藏)

    笔趣阁 www.n9b5.com,最快更新种田好嫁,相公好温柔最新章节!

    “你先吃饱了,我再吃。”

    看着娘子吃东西,自己感觉一点都不饿。

    反而精神抖擞。

    一碗膳食下肚,绿水的肚子饱了不少。

    绿水在坐月子期间,一直享受的尹墨的伺候,在月子里尹墨不假他人之手,亲自为绿水做好了一切。

    出月子这天,府邸的鞭炮声不断。噼噼啪啪的想了一上午。

    来往的客人也很多。

    昨夜的天空中飘落了下来的雪花,再闷前集成冰雪,府类的侍卫,都在清扫马路。

    小孩子就是长的比较快,一个月的变化,还是挺大的,以前满脸的通红,现在眼睛越长越大了,皮肤也变白了。

    今天在娘亲的怀里东瞅瞅西望望的,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

    绿水说道:“相公,孩子都满月了,还没给孩子起名字了。”

    相公你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尹墨沉思了一会说道:“孩子就叫尹萧雪好不好。”

    “好”。

    相公起的这个名字,越听越好听,我喜欢都来不及了。

    你我如今都是没有父母的人,带上咱们的姓氏,也是为我们的后代传曾。

    孩子在生的那天鹅毛大雪,希望咱们的孩子长大了就像雪一样晶莹透亮。

    “恩。”

    看着在一旁的丈夫,绿水心里既踏实又心疼,竟莫名的热泪盈眶,不自觉的吸了吸鼻子。

    相公为了这个孩子起的名字,所有的意义她都懂。

    “娘子怎么了?哭什么?”

    绿水说道:“相公,现在只要一想到身边有你和女儿我心里就开心,不知不觉得就高兴的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为夫我会对你和孩子好一辈子的。

    寒冷的冬天,一场大雪过后,整个陵水县都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柳树上挂满了银条,草坪也披上了银装.

    早上起来,冬雾弥漫.雾散之后,立即出现了一幅美景.那松树的针叶上凝着一层厚厚的白霜,像是一树洁白的秋菊.微几拂过,那黄黄的叶子纷纷落下.。

    孩子一天天的长大了,尹萧雪戴着虎头帽、身上是一套红色的鲤鱼戏水的红色小棉袄。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她挥舞着两只粗短的小胳膊,朝着娘亲脸上够。如今这孩子三个月了,感觉就像七八个月了一样,一天折腾的厉害。

    立春时节,北方依旧冰冻千里,而南方却有另类风景。滴滴的雨点敲醒万物,清晨,打开门窗,惊奇地发现草窜出了地面,枝头的粉红色有些晕眼山涧流出叮咚的泉水,甘甜清淳的味道让人醉在其中。

    这一夜,绿水被尹墨狠狠的折腾了一番,无论她怎么求饶,男人都死死的掐着她的腰,就是不愿意放手……”他语气中带着情热,微喘的叫着她的名字,他的举动并不粗鲁,只是情热之时,免不了孟浪几分,忍不住在绿水雪白的肌肤上弄出了红印子。

    这几个月孩子的尿布都是尹墨亲手打理的这样的男人,自己被自己遇上了,真是自己的荣辛。

    尹墨为孩子换好了尿布,转过一看,绿水两眼亮晶晶的看着自己。

    尹墨模了摸自己的脸问道:“娘子怎么了,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绿水纠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有,没有。”

    我只是觉得我的夫君真是越来越有魅力了,我想出去能迷倒一大片的姑娘。

    尹墨说道娘子竟说傻话,我这辈子除了你,还能有谁,谁都如不了我的眼。

    既然娘子喜欢看为夫,那么为夫让你每天看个够。

    这日清晨醒来,窗外春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春雨是从天上来,泥泞是从地上来,人们在春雨的乐曲呼唤中来,春雨精心的浇灌着大地。人们忙于耕种。柳树绿了,桃花开了,小鸟欢唱,.万物在春风的吹抚下醒来了,在春雨的滋润下生长了.正如古诗所颂,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几场潇潇的春雨,山青了,水绿了,山下那汩汩流动的一条溪水,愈发湍急秀丽起来。绵绵春雨把大地染绿了,软软春风把河水熨暖了。瞧,又下起雨来了。雨像绢丝一样,又轻又细,听不见淅淅的响声,也感觉不到鱼浇的淋漓。只觉得好像这是一种湿漉漉的烟雾,轻轻滋润着大地和人心。在春雨的滋润下,麦苗长得更翠绿,菜花儿开得更金黄。在一条纵横交错的田沟里,春水淙淙地淌着。扬树,柳树在春雨中舒展着枝叶,贪婪地吮吸着甜甜的雨水。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这样的春雨连续下了十几天。

    这日尹墨在家逗弄了娇子,外面有人来禀报。尹墨走了出去。

    绿水问道:“相公除了什么事情吗?刚才那样的人是那样的急切。”

    尹墨大约也猜测到,是什么事情,连续几天的大雨,水涨船高。而南方只要一出现连续的大雨,就会出现泥土滑坡,房屋捣毁的现象。

    尹墨临走之际说道:“娘子,你别出来,外面的雨大,这会儿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

    如果这里损失惨重,没有处理好,朝廷怪罪下来就是问题了。

    尹墨戴了斗笠,披了蓑衣就出了门,龚闫三说道:“大哥,我走前面,如今这里的积水,已经都把路给淹没了,看不看不清楚。”

    大哥我有除了什么事情反正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你就不同了,还有嫂子和孩子。

    尹墨说道:“你是人,我也是人,怎么可以这样轻贱自己的生命,蝼蚁都可以尚且偷生。”

    何况你还是割大活人。

    陵水县的上千人口都在祈祷着老天不要下雨,在下雨庄家也没法住了,还吃什么?

    这场大雨,是陵水县前所未见的。

    尹墨这几天忙的晕头转向的,屁股都不占在凳子。

    尹墨每天晚晚的回家,回到家里,孩子在被窝里熟睡,绿水还在等自己。

    过了几天天终于放晴了,河水也倒退了,人们一阵喜悦。

    虽说损失惨重,不过还好温饱还是能解决的。

    茶苗在雨水中东倒西歪了。

    忙碌的人门又开始了。各种的耕种在田里地里忙碌着。

    今日,尹墨总与可以安心在家,看看孩子了。

    尹墨说道:“娘子等过段日子,孩子长大了,就让她和她小姨睡吧!”

    绿水要了摇头,不要,不要,孩子这才几个月,相公你都打这注意了。

    如果在我我和孩子分开,我就不理你了,我和孩子睡,你一个人睡。

    尹墨一听这话可不得了,委屈的连忙说道:“娘子你误会了,我不是这意思。”

    绿水心里高兴面上却假装严肃。

    这小小的娃儿好像听懂了爹爹的话语,说不要把她扔开,自己的爹爹要独占娘亲一个人。

    于是小朋友就扯着嗓子哭了,声音越哭越大,感觉受了很大的委屈。

    绿水连忙解开了衣扣,喂孩子吃奶,两颗黑黑溜溜的眼睛转过来,转过去的,看看了看旁边的男人,绿水轻轻的拍了拍小娃儿的后背,嘀咕道爹爹坏,我们不理他。

    尹墨也舍不得女儿哭,就默认了娘子刚才的话语。等小娃儿睡着了。尹墨轻轻的从绿水的怀里抱起了小朋友,放在他们旁边的小床上。

    刚生孩子的女人,身段自然是丰满的,尹墨从绿水的背后,抱住了绿水委屈的表情显示在脸上轻轻的换了声娘子。

    我吃孩子的醋了,这么久了孩子天天吃奶,从坐月子到现在我才吃了一次肉。

    娘子说好的要补偿我的呀。

    绿水转过身子,柔嫩的小手爬上了尹墨坚硬的脸膛说道:“相公,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好的,孩子以后又她自己的家,可是现在还小,我当然要多疼一点孩子了。”

    男人边说便动手,触手可及的是一片柔软滑腻,薄茧的大手陷入其中,舒服的微微战栗。他再也不愿控制迅速硬了的身体,扑到又香又软的媳妇身上,感受着身下的柔软。

    窗外的明月已然西斜,折腾到后半夜了,天还没亮,两个人在一场大战中安然入睡,这次尹墨可是如愿以偿尝了饱。

    第二天绿水感觉自己的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腰酸背疼的。真那人是属狼的嘛?

    尹墨已经不在屋子里了。

    -本章完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