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少年与怪诞游戏 > 初入宫殿

初入宫殿

这一天,于含在任务里面无所事事,招待着各种来看他的人。

“呦,这不是小肖嘛”张丹给了于含一巴掌“你这小子终于醒了,还记得你哥哥我么”

这小兔崽子敢打老子?于含打算忍耐着,突然屏幕上出现了一行文字

请根据肖旭的思想进行运作,否则会扣奖励点。

这是什么意思?让我打回去么?

于含心理闷想,手已经打了回去,嘴巴也随之动了起来“张丹,好久没见你还是这幅狗样子啊,还敢打我了?”

“那可不,谁让最不要脸的就是我呢?”张丹不屑的说道,嘴中念念有词

“那晚上吃点什么”

“随便啊,一起去吃吧”

于含摸摸点头笑了笑,“晚上就吃点火锅吧”

“好啊,你小子机灵死了”

“........”

于含带着张丹来到一家叫做张良火锅的地方,他摸了摸兜里的钱,不多但是还算可以。

立刻500元红色的毛爷爷放在桌面上。

“老板,来5盘牛肉来,要最好的肉!”

“好嘞”

张丹笑眯眯的看着肖旭说道:“兄dei,你是不是想去宫殿玩一玩?正好我最近没有什么事情一起去呗”

有个人陪着到也不错

“正好,我明天有时间,咱两一起去呗”

“还是你小子办事情利索,那好明天在你家门口等我就行,你家不是离宫殿挺近的么”

“对啊,你又打什么馊主意”

张丹突然把脸凑近到离肖旭只有5cm的距离,瞪大他那双只有黑眼珠的大眼睛说道:“我想提前吃了你!!!”

“哇!!!!张丹你吓人干什么”于含往后退了几步,心理很是忌惮这位朋友。

这时候一条新的信息挡在于含眼前

感染者:于含

感染等级:3级

危险性:暂无

由于是新手关卡,降低难度。是否把张丹放入背包栏

系统提示:可以充当替死鬼

这是什么??感染者?难道张丹提前去了宫殿?

宫殿里面有什么东西那么邪门?

“是”于含点了点头,把张丹放进了自己的背包栏。

一瞬间张丹就从他的面前消失,而自己眼中右下角的背包里面被点亮了。

老板从店中走了出来,端着五份精品牛肉:“奇怪,你一个人能吃这么多?”

“呃,不能。其实我带了一朋友来”

“是么?但是我只看见你一个人进来的”

于含舔了舔嘴唇:“老板,此话当真?”

“本来就是你一个人嘛,臭小子,装神弄鬼干什么,快点吃火锅吧”老板一遍洗菜一遍斜眼说道。

于含感觉到自己冒了一身冷汗,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老板看不见?

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没有张丹这个人存在?

诡异

回到家中,肖旭不得不夸赞这个游戏世界的真实性,唯独右上角那个小x不能点开之外,其他物品都有着自己的解释

“查看”

物品:椅子

用处:坐着

生命值:10

哇,这椅子还有生命值。于含惊讶了起来

这仅仅是个游戏么?于含怀疑道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于含就和肖红打好了招呼,从医院出发去了宫殿。

右下角的背包栏亮了几下,于含顺势打开背包看见几行文字

“放我出去”

“我不要回宫殿!!!”

“我要吃了你”

于含摸了摸脑壳,果断的关上了背包栏,这张丹已经变得不正常了嘛

于含推开破旧的大门走了进去。

说是宫殿,其实就是一所破落的别墅。

听说是因为原来的主人起了这个“宫殿”的名字所以才叫宫殿的。

庭院内,白色的布一串接着一串。高高的围墙早就把外面和里面隔开了,和半年前的景色一模一样

“半年了,我又回来了,果然是宿命”于含按照系统提示的说了起来。

走了差不多2分钟便是这座宫殿的大门,四个石狮子摆在大门口,门上有着精致的小窗户。

但是玻璃已经破碎了一地,暗红色的门槛显得这所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这里不能久留,于含心理很是忌惮这种地方。

但是哪里能有游戏的力量大?于含发现肖旭的双腿已经开始了行走

一下子一脚踢开了吱吱呀呀的大门。

刚走了进去,背包就亮了亮

“别过来,我怕”

“我再也不来宫殿了”

“求求你放过我吧”

很明显就是张丹的话了。

于含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照亮了四周。

地面上黏糊糊的液体流淌着,组成了几个字“欢迎..新客人”

门突然关上了,四周的灯亮了起来。

几个骷髅头从空中掉落,从小就学生物的于含就知道这是真人头骨。

妈的,什么鬼地方,老子不玩这个游戏了。

两腿一软,竟然跪在了地上。

一阵暗风渐渐从两边袭来。于含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危机

处于跪在地上的状态的他哪里能应付两个摆动的大石头锤子?

嗖,两条火光从空中划过。

随后听见的声音,是肖旭最后的记忆。

咣,咣,咣。肖旭的脑浆从鲜红的大脑里面喷出,人脸已经面目全非。

四周,爽朗的笑声传来。地上的骷髅头也随之摆动嘲笑着肖旭的死亡。

有点意思

第一次死亡

是否复活

如果否,冒险者于含会立刻心脏停止死亡。

“当然是了?但是游戏中死了就真的在现实里面死了?这也太刺激了吧”

“我提示过你”小黑的声音从空中飘来,“做任务的时候不能大意,要谨慎。”

“这么简单的关卡你不能通过就真可惜我给你的技能了”

“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于含向空无一人的空中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