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第二神代 > 第三十七章 京都

第三十七章 京都

“你叫……虞双,对吧?”

庆仁亲王眯着眼睛走近道。

“你要知道,我是不清楚你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的,如果你们有所怠慢,而让凶手跑了的话,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接受的,所以我才会这么做。”

他似乎是对虞双的责问有所不满,略做辩解。

“时间并不多,我们还是回到正题吧,还请各位抓紧。”

“既然各位都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再掩饰了,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这对工作效率也有帮助。”

现在的庆仁亲王,在三人的眼中就是个理性到了极点的冷血怪物,仿佛不存在情感可言。

“你们查清楚那个人的来历了,对吗?”

庆仁亲王只是知道典正这么人的存在,也知道他是半年前出现在东京的,但对于他之前的一切都不清楚,所以才需要虞双他们去调查。

虞双虽然不愿,也得先和庆仁亲王合作,将他们调查的一切告知给了庆仁亲王。

“僧人吗……”

庆仁亲王若有所思。

“美江子,也是信佛的。”

他向众人给出了一个关键的信息。

虞双心想果然如此!

“那么,白石鞠香大概也是佛教徒的了。”

这不难推测出来。

本愿寺典正是靠什么让三个女人同时迷上他的?无非是他的某种特殊能力,但能力是没有男女之分的,罗兰也和他接触了很久,为什么没有陷的那么深?

他和佐佐木惠以及美江子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是否信佛。

再加上之前在白石鞠香的家中也是有见到佛像的,这就更加坐实了这个猜测。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看似弄明白了,但到了这里,线索就断了。

他们只是查出了凶手的身份和来历罢了,最重要的去向,却一概不知。

本愿寺典正在作案后,在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就消失了,而且三个人的受害时间相差都不到一天。

他消失的神不知鬼不觉,就如同他的出现一样。

事情陷入了僵局。

“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沉默许久,虞双眼前一亮。

“我们知道了是谁做的,也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做的,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我们却始终没去想过。”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庆仁亲王听后也是满意地点头。

“没错,你们在怀疑我的时候,就会去想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何到了这个人头上,你们反而忘了?”

庆仁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却不知为何没有说出。

虞双苦笑一声。

他说的没有错,庆仁就站在他面前,所以他们会忍不住去想他的动机。

对于本愿寺典正,他们犯了一个惯性思维的错误,他们本能的认为对方是像其他篡神会的人一样动机单纯,而没有去深究。

只要仔细一想就能发现其中的错误,本愿寺典正为什么要杀害这三个人?如果是为了财色,那一直保持这样的关系下去才是最好的,杀了她们,反而将自己置于险地,何必呢?

除非他有一个这么做的动机,让他甚至敢于冒着这样的风险。

“精气……她们三个的精气都被吸收了!”

孟若离也终于反应了过来。

庆仁亲王听到这里,拿出一份尸检报告单。

“准确的说,不止是精气,还有她们的灵魂。”

“看到这份报告了吗?你们应该知道,人在死后的一段时间内脑细胞都是依旧存活的,但她们三个……”

“在死亡的瞬间,大脑也一同死去了,也就是说,对方是直接将她们的精气和灵魂一同剥离了出来,才会变成那副干尸的模样。”

庆仁语气平淡,尽管其中有一名是她的妻子。

“可能是我们想错了!”

虞双像是发现了盲点一样,惊呼出声。

“并不是他的洗脑只对佛教徒有用,而是他刻意选择了佛教徒!”

他激动地为其他人讲述着自己的推论。

“我们可以假设,因为信仰的原因,这些人的灵魂和精气在某些程度上可以增强他的力量,所以他才会挑这些人下手!”

“确实,这么一来就说的通了。”

善一郎点头,这也是唯一能够解释本愿寺典正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推论了。

“现在他消失了,无非只有几个去向,一,是去找篡神会的庇护,但篡神会是一个松散的组织,没有什么基地可言,他闹出了这么大的事,篡神会也不大可能会冒险去庇护他。”

“二,就是将错就错,继续这么做下去!他在享受过一次后,食髓知味,肯定会继续做下去的!”

岑宁跟上了虞双的思维后,托着下巴边想边问:

“那他会去哪呢?”

虞双沉思了一会,才终于出声:“京都。”

“既然要对佛教徒下手,那守株待兔总比自己出去找轻松,他会选择跟佐佐木惠来东京,估计也是为了在她身上试验自己的能力。现在试验完了,他会怎么做呢?”

“当然是找一间寺庙躲起来,凭借他的能力和曾经的身份,想要混进一间寺庙再轻松不过了,在里面也一样能完成他的目的。”

“但他同样会跑的远远的,寺庙最集中,离东京还远,而且佛教徒最多的地方是哪?”

这只是虞双的猜测而已,庆仁亲王还是选择了相信,他答道:

“京都!”

“我明白了,接下来我会让人重点搜查京都的寺庙。”

寺庙中的僧人往往都是固定的那么些人,一有多出来很快就能发现,僧人也需要向国家注册,所以如果这个猜测没错的话,找到本愿寺典正只是时间问题了。

唯独让虞双不放心的就是,他害怕在搜查时就有人受害。

着急也不是个办法,虞双他们只能耐心地等消息,他们告诫了庆仁几句后,就先行离开了。

顺便还不忘通知警方,让他们把酒店里的客人全部放了。

“这个庆仁,真是让人感觉不舒服。”

回去的车上,岑宁胳膊互相抱着,牙齿打颤。

孟若离为了让他们挤得下一辆车,自己坐地铁回七宫家,现在他们要把虞双和小夜子送回家,已经夜深,恐怕椎名宗吾都快发疯了。

虞双也赞同岑宁的说法,他甚至能在庆仁身上找到凌星汉的影子。

两个人,都是那么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