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气长存 > 第一七六章

第一七六章

顾阳这边打的热闹,那边玉冰尘与龙眸之间也开始了较量。龙眸所以可以横行仙界,是因为他的功法与众不同,少有人了解。而玉冰尘也差不多,因为她的功法完全是自创的。两者相斗,针尖对麦芒,与顾阳这边剑技争锋不同,玉冰尘和龙眸比拼的完全是根基。故而每一次的招式碰撞,皆是电闪雷鸣,天地震动。没用几下,荒原之上的地貌就已经彻底改变,平添深不见底的沟壑无数,天坑数千。两人激斗,也是一时难分胜败。

“师兄,速战速决吧。”眼看着那边玉冰尘和龙眸打的难解难分,这边打顾阳也不能胜,洪岳有点急,对师兄洪通建议道。恰好洪通也有如此的想法,微微点头,道:“我也是如此想!”

洪通刚说出这话,就见洪岳对身后一挥手,那些千重山的弟子,各拉兵器,围攻顾阳而上。二洪的想法很简单,顾阳打他们两个弟子都已经有些吃力了,这边一拥而上,还不直接就把他给淹死?可是他们想错了!

顾阳所以能和那二人打的平平,完全是故意的。因为顾阳对千重山的武技或者说仙法一窍不通,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方竟然蠢的只派两个弟子上来和自己打,何妨和他们拖战,让他们把各自的本事都施展出来,从他们的招式中,也可以大致了解千重山武技和功法的特点。毕竟千重山这边,最大的敌人是二洪,而非这些炮灰一样的弟子。至于二洪看不出来他的剑技师出哪里,那是因为顾阳本没用任何剑技,所有的招式都是随心所欲,想到什么就用什么,二洪怎么可能看的出来。

千重山的弟子一拥而上,将顾阳围在其中,群起而攻。快剑如惊涛,灵气如骤雨。与俗世街头围殴不同,这数十名千重山弟子,离顾阳最远的人,几乎在一里之外。天上地下,斗的激烈程度,根本不次于那边沧海境的二人的激斗。

如此凶狠的围殴,竟然依旧是平平,而二洪仍没看出来顾阳的路数。两人不由的面面相觑,都以为见了鬼。

“师兄,让我去料理了这小子!”性子有点急的洪岳,将背后宝剑抽了出来,对洪通说道。

洪通面沉似水,虽然不愿意,但他也看出来了,顾阳不是个善茬。而他也观察着另外一边的战场,那就是玉冰尘对上龙眸的那场战斗,对他而言,龙眸和玉冰尘谁赢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这两个魔头哪个都不是他们千重山的人可以对付的。现在其实如果他和师弟立即出手,去相助龙眸的话,必可以大获全胜!

但问题是,大获全胜之后呢?把顾阳交给龙眸,千重山一无所得么?正因为这样的考量,他们不会出手帮助龙眸,反而希望玉冰尘再坚持一下,不要败下来。

“师弟,你要小心!”洪通叮嘱道。

“就是个后辈,能有什么本事!”洪岳不屑,提剑飞驰,加入战团!

顾阳虽然被一群千重山的弟子围殴,却仍是游刃有余。他很清楚,这些弟子人数虽多,但都是乌合之众,他们这么多人实际上恐怕还远不如洪通或者洪岳一个人厉害。眼见着洪岳拔剑和洪通在说什么,顾阳就已经知道,洪岳要上来了。心说自己已经将千重山这些人所会的技法了解的差不多了。

顾阳身形一闪,人影瞬息不见。正在围攻的千重山弟子都是大惊,不过是静默了片刻之余。掩饰自身剑技的人,终于施展出自身绝技!

凌霄剑破!

狂风暴流一般的剑气向着四周激射而出,如同平地爆炸的烟花,顷刻之间,覆盖十里方圆。即便是观战的二洪,以及远处正在激战的玉冰尘还有龙眸,也只能各自退避,无人敢硬接这样的招数。只因为那灵气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倏而爆发的极招,转瞬之间也消弭于无,在那战场的中心,只剩一个顾阳,再无他人,天上纷纷洒洒,落下的不是鲜血,只是缥缈如雨的尘埃。

清风拂过战场,侥幸没被撕碎的碎布,随风飞舞,那是它们主人唯一剩下的东西。

!!

顾阳一招凌霄剑破,斩杀了千重山除了二洪之外的全部弟子。这样强的一招,让二洪震惊不已,而远处与玉冰尘交手的龙眸,也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这边一些。

是凌霄剑意!

不管是二洪,还是龙眸都认出来了。

凌霄剑意代表着什么,那是明玉坛镇派绝学,唯有明玉坛宗主才能会的剑技,称他为雪漫大陆仙界最强剑技也完全不为过。

一瞬间,二洪和龙眸心中都闪过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枯灯为何要这么要杀顾阳的理由,他们已经找到了。枯灯老人虽然是暂领明玉坛,明玉坛上下都听他的,可是他毕竟不是名正言顺的宗主。而顾阳这小子,竟然会明玉坛宗主才会的凌霄剑意,那么就说明他多半是明玉坛宗主的继承人。那么枯灯这么着急杀他,玉冰尘肯嫁给他,就都说得通了。

争权!不是俗世专利,在仙界这也极为常见。

“光是凌霄剑意的剑技,价值就已经超过枯灯给的三枚洗心石了!是超值!”龙眸想到这里,身形一闪,意图直取顾阳。

“哼哼,你想去哪里啊?”那娇媚的让人骨头都酥了的声音传来,玉冰尘再度拦在了龙眸的身前。

“臭娘们,别耽误我的正事!”龙眸怒骂道。他和玉冰尘纠缠许久,说实话他们二人想赢对方都有点难。但龙眸相信,自己赢顾阳不过是眨眼间的事。可玉冰尘如影随形,根本不给他靠近顾阳的任何机会。除非他把命交出来!

“正事?去我夫君那里送死么?哼哼……”玉冰尘咯咯笑着,清风拂过,她额前的头发纷乱,那淡红色的符印露了出来。那符印如同妆饰一样,很是好看,可是它却代表着特殊的含义。龙眸一眼就看到了,心头反是一惊。

“想不到堂堂玉冰尘,竟然成了一个仙界后辈的奴仆,真是让人可发一笑!”龙眸故意高声嘲笑,目的无外乎是想让玉冰尘觉得耻辱,进而激怒她。仙家争斗,心态有的时候比修为更重要!

玉冰尘轻轻拂过额前的符印,那符印已经生在肉里,用手抚摸,已经完全摸不出来了。玉冰尘笑吟吟的,看着龙眸道:“他是我的男人,也是我心里至高无上的主人,玉冰尘心甘情愿,又与你何甘?况且与人为仆,也比东逃西窜的丧家之犬好的多!”

“你找死!”本想让对方大怒的龙眸,却未料到玉冰尘的反唇相讥,让自己大怒,他催动自身功法,再度与玉冰尘缠斗到一起。

面对会凌霄剑破的顾阳,本来洪岳只打算自己上的,而此时,洪通也不得不拔剑,对上顾阳。毕竟雪漫第一剑技,非同小可,即便对方是个后辈,即便对方只有灵水境二重的修为!

“来吧!”顾阳也不愿多说什么,身影一闪,已经疾攻到那二人的面前。双极之锐,即便是沧海境的强者,也不敢硬接,两人一左一右,避开顾阳剑芒

一对二!两个沧海境的强者,虽然说二洪的实力不过是沧海境一重,单个来说,还不如白毅厉害,但这二人既是师兄弟,也是亲兄弟,无数年的修炼,二人心性相通,配合更可是无间。

就在两个人闪开的同时,两人各横手中剑,独有功法应声而出。

天虹剑!

顷刻之间,就见灵气织成的剑,在二人脚下开始延伸,连接,蔓延。如同围棋的棋盘一样,纵横交错,转瞬间几乎就无处不在了。便是玉冰尘与龙眸的战场之中,也被那剑所覆盖。天地为棋盘!

二洪所用的剑,是他二人配合的至高武技,虽是武技,却能和仙法阵法一样,给自身获得极大的加持,且削弱自己对手的实力。从创造这一招开始,这二人用这一次的次数,也不超过三次。一起手,就是最强之招,是因为二人也觉得,和顾阳的战斗,不能拖延!

“天虹剑之中,惟洪能胜!”天地之间,飘荡着二洪的声音,却不见他二人的踪影,与之同来的,是他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剑技!

二洪的剑技可谓十分的特殊,和其他人以技巧,或以自身灵气来施展剑技不同。他们二人没了影子,可是攻击却是无处不在的,每一个纵横交错的点,都有可能发出凌厉的剑气或者二人的幻影。处处不在,又似无处不在。即便让人想攻击,都找不到目标!不是他们在攻击,而是他们的阵势在攻击!

无数的剑气,锐利之招向顾阳攻来,可这样的阵势,对其他人或许有用,但对顾阳来说,是没用的!

顾阳冷哼一声,久练的不世剑技挥洒而出。正是玄蝶三变!,与凌霄剑破的刚猛不同,玄蝶三变的技法,以柔克刚,如梦似幻,甚是好看。一招一式,化解天虹剑之中的攻击。这样奇妙的剑技一出,二洪竟然不识。而同在天虹剑阵之中的龙眸却识得!

“玄蝶三变!天字中品!这小子怎么会这样的招数!”看到这样的剑技,龙眸心中更是焦躁。他早就意识到,和玉冰尘缠斗毫无意义,那边的顾阳才是一座宝库,而这宝库,正在被两个强盗洗劫,自己如果去晚了,可能就被人搬空了。如今那宝库看似深不见底,他如何能不急?可他越急,反而越觉得玉冰尘难缠。渐渐的,竟然落入了下风。

顾阳的玄蝶三变,挥洒自如,灵气飘渺如烟,很快在整个战场上,到处都是他残留的灵气。他的剑技虽然奇妙,却没有引起二洪的重视,因为顾阳一直是在防御,虽然能保得自己不失,但这样打是没意义的。

再一次避开二洪的攻击后,顾阳一纵上天,一窜百丈。蓄谋已久的玄蝶极招,应声而出!

“红蝶千幻!”就见顾阳横剑,刹那间,就见在棋盘之中,他残存的那些灵气,竟然都幻化为红蝶。不过转眼间,数量已是成千上万,棋盘如蛛,而万千红蝶不顾一切,撞上那蛛!

散!

红蝶撞碎了天虹剑,那覆盖天地的棋盘,顷刻之间消失了,二洪也出现在空中。阵势虽然被破,但他们二人却并未受任何的伤,他们正打算施展功法的时候,就见那红蝶未散,有的甚至是落在了他们身上的。而那些红蝶在瞬间……

嘭!

如同超大

号的炸弹爆裂开来!

这袭击来的太过突然,二洪哪里知道顾阳的剑技竟能如此的厉害,立时受创。即便强如沧海境的他们,也一样无法抵挡玄蝶三变与双极剑心灵气的配合。护体罡气在这一刻,成了无用的摆设。洪岳还好,躲避的及时,只是被余**及受了点皮外伤。而千重山宗主洪通就比较悲剧了,落在肩头的红蝶的爆炸,没要了他的命,但却炸飞了他一条胳膊,那条他用来挥剑的胳膊!

“大哥!”情急之下,洪岳已经不再称呼师兄。飞身去救满身是血的兄长。而就他飞身过去的同时,从空中徐徐飘落的顾阳索命的第二招,也呼啸而来!

“极我剑破!”极我剑意之中的极招,破空而来,无可阻挡,迅破风雷!

利芒穿身!

极我剑破的没有凌霄剑破那样强大的范围,却拥有最强的贯穿之力,即便二洪护体罡气如何强大,在极我剑破面前,脆的连纸都不如,极我剑破贯穿了二洪的身体,虽然只在他们身上留一个极小的东,但转瞬间那洞便散裂开来,二洪的身体开始龟裂,落地之时,已经碎如如尘埃。穿体而过的极我剑破,势头不减,直向南方疾驰,奔腾百里,直到连续贯穿摧毁不知多少个山头后,方才消弭。

顾阳杀死二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即便是他自己,也没想过玄蝶三变能有如此奇效,若非是红蝶千幻一招二洪疏忽,他又如何能一击将二洪杀死。如果缠斗下去,还不知结果如何。

眼看着千重山的人全都挂了,这边的龙眸也有些怕了,他本来就落入了下风,如今二洪一死,顾阳过来帮忙的话,他是必败无疑。

高手过招,心乱者必败!

“想走!哼哼哼!”玉冰尘看出了龙眸的想法,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她的攻势更猛。已经怯战的龙眸,面对她的猛攻,接连吃了她好几招狂风鬼爪,要不是他修为深厚,恐怕早就死了。

顾阳解决了二洪,提剑就准备相助玉冰尘来干掉龙眸,就在这时,他就觉得天空之中,一股澎湃狂潮之力,从天而落!令顾阳震惊的是,眼前的那些人中,沧海境的人,竟有十数人之多!

以顾阳的了解,整个雪漫大陆,沧海境的人都是有数的,忽然一下出离开这么多,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后辈小子果然实力超群,亘古难寻!”就见天空之中,竟然百余名修士一同落下,顾阳完全不识他们是谁。

“夫君,是万圣仙盟的人!”玉冰尘疾呼,而就在她分神之时,已被她重创的龙眸,也趁机夺路而逃。眼见他逃,玉冰尘本有能力追上去杀了他,但她更担心顾阳这边,故而腾身以闪,已到了顾阳身边。

“想不到那海外仙门竟是如此的厉害,催生了这么多沧海境的高手!”玉冰尘咬着嘴唇恨道。在几十年前,万圣仙盟还是一个比较弱鸡的仙门,整个仙门里,也就两三个沧海境的强者,如今竟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这么多个!面对这么多厉害的人,顾阳与玉冰尘都知道再劫难逃,这一战,可能是二人的最后一战了。

“夫君……”玉冰尘轻轻拉了下顾阳的手。

“嗯?”顾阳侧目看看玉冰尘。玉冰尘认真道:“可以吻我一下么?”

玉冰尘的要求,让顾阳惊讶,他惊讶的不是玉冰尘的话,而是玉冰尘的样子。从他认识玉冰尘开始,玉冰尘多数时刻都是笑着的,不管是娇媚的笑,狂妄的笑,娇羞的笑。少有今天这样的认真。

爱妻的要求,顾阳无法拒绝,他轻揽玉冰尘的纤腰,在她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不知为何,玉冰尘的眼眶竟红了,微垂臻首,对顾阳道:“如果明天咱们还活着,我要夫君要好好宠我。”

“一定!”顾阳认真的答应道,

玉冰尘与顾阳的卿卿我我,在万圣仙盟的人眼里,那就是最强的挑衅。

“玉冰尘,还我山风君、碧涛君师兄的命来!”

“二十年前,你杀我弟子,我今天要替他讨还这笔账!”

“还有我周氏十三人的性命!”

“你打瞎了我一只眼睛,今天我要你血债血偿!”

……

一时之间,万圣仙盟阵中,喊声不断。而也就在这时,四面八方,各路仙门的人,也都一一开始出现了。其实这些人很多早就来了,只是在隔岸观火而已。毕竟和玉冰尘这样的强者死磕,那是作死行为。如今万圣仙盟必胜,他们也没什么好在乎的了。

“夫君,你听到了么,他们想杀我呢!”玉冰尘依偎在顾阳的怀里,一边说着,一边听着四面八方那些人对她的讨伐之声。轻轻阖目,享受着在顾阳怀中的旖旎。

“同生共死!”顾阳已经下定了决心,心说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主动打开枯残七绝第三招问题虽然有风险,但还是可以的。可即便如此,面对如此多的强者,恐怕也唯有死而已。可是他与玉冰尘早就有默契,那就是练就一身功法,为的不过就是活的痛快,不为人颦笑左右,这一点,即便是死,两个人也不会改变!

万圣仙盟的人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这些人一并冲了上来,将顾阳和玉冰尘围住,展开了攻击!

顾阳果断的开启了去神,顷刻之间,他也达到沧海境一般的修为,挥洒的不世剑招如狂浪烈风,夺取者那些时运不济的性命!

没用多一会儿,这些催熟的万圣仙盟的强者,就被砍倒了一大片,后生小子的厉害,让这些前辈惊骇!

万圣仙盟的人,口头上讨伐玉冰尘居多,可实际上攻击的时候,却以顾阳为主!所以顾阳砍倒一大堆人的代价是,他自己也伤痕累累。赤焰霞衣却也难挡沧海境的强者的不断攻击!但伤越重,顾阳的剑便越快,越狂!无可阻挡的剑意,驰骋于天地之间。让诸多仙门的人明白,何谓雪漫大陆第一剑技!

夕阳最后一抹残红落下。

顾阳抱着玉冰尘,站立着,二人皆是重伤。身上亦全是血,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了他们的手上。但唯一知道的是,战斗还远没有结束,那些仙门的人,或是准备出手,或如同守尸的秃鹫一样,等待着机会。

玉冰尘在顾阳的怀里,一口一口的吐着血,她以防御见长,但如此强度的战斗,她也难以承受。

“夫君,我可能快不行了……”玉冰尘靠着顾阳的身子,惨笑着。

“再撑一下!再多杀几个才够本……”此时的顾阳,双目如血,刚才的激斗,不仅仅让他开启了去神,就连意断也用了出来。

“夫君,记得一定要替我报仇……”玉冰尘这样说着,顾阳低头刚要说什么,却忽然觉得脖颈一麻。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玉冰尘打昏了他。看着昏厥的顾阳,玉冰尘缓缓的将他放在地上,在他脸颊上轻吻,在顾阳的脸上留下了一个血印。看着他的脸,玉冰尘。喃喃道:“夫君……主人……好舍不得你……”说着,忍不住竟流下来泪来,混合着脸上的血迹,滴答滴答的落在已经昏厥的顾阳的脸上。

忽然的变故,让在场的人都愣了,面面相觑皆不知发生了什么。

“你们不是想杀我么?来呀!”玉冰尘袍袖一挥,又恢复了狠戾的模样。她因打晕了顾阳,而使得浑身酥软,灵气全无。瘫坐在顾阳身边,但气势仍在。笑看仙界诸人。

“这女魔头有什么诡计?”仙界诸人人虽然多,但各有心思,谁也不想第一个冲过去当了冒失鬼。刚才这夫妻两个,杀了实在太多的人,光是沧海境的高手,就被他们弄死了五个。如此凶狠的伉俪,仙界难寻。

“一群没种的废物!”玉冰尘纵声狂笑,笑的依旧是那样的张狂,可她笑的同时,便有更多的血从喉间吐出来。

……

“她重伤了,好像已经没有灵气了!”

“顾阳是不是死了……”

……

方才顾阳的疯狂,令仙界之人,无不胆寒,如今顾阳无法再战,那些作壁上观的仙门弟子,也摩拳擦掌,准备上来抢人。

“夫君,冰尘不听话了,谁叫他们欺负我……”玉冰尘看了一眼顾阳后,迅速将一颗灵丹吞入口中。不过是转瞬之间,就见玉冰尘的身体开始膨胀,变大,异变!几乎就是眨眼的功夫,一头白色的巨狼,出现在诸多仙人的面前!那狼高有数百丈,如同一座山一样巨大。

“五阶妖王!”

“爆兽丹!”

……

所有的仙界之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玉冰尘竟然吞了仙家的禁药爆兽丹!

惊骇之后,是无限的恐怖!

强大的妖王,睥睨天下的存在!巨狼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它的身边就出现了数不清的各色妖兽,最差也是二阶的妖兽。这些妖兽是妖王妖术所幻化,它们无惧死亡,直接扑向那些仙门弟子。而妖王本身,怒吼,妖术、利爪。强悍的实力无可匹敌,不过是顷刻之间,仙门的阵脚就是一片大乱,

妖兽无穷无尽,如跗骨之蛆,让这些仙门之人,即便想撤退,也是异常艰难。妖王大有一副要将所有人一同拖入地狱,同归于尽的架势。

因妖王反应极快,一般的攻击根本对它无效,靠近它便会为它所伤。且妖王一副搏命的样子,仙界的人,一时之间,陷入了苦战。

此时的云中,有二人在冷眼旁观,一个正是枯灯老人,而另外一个,则是紫桓真人。这二人都是刚到不久,枯灯老人来的略早一些,看到了顾阳奋战之姿,看到他暴增的实力,枯灯老人暗自为自己没有贸然只凭明玉坛的实力来抓捕顾阳而庆幸。而紫桓真人却错失了看到顾阳剑技的机会。他应约而来,其实也只不过是给枯灯老人一个面子而已,他从未准备过真的出手。

他们眼看着玉冰尘吞下了爆兽丹,幻化成了妖王。

“她虽行为不端,但毕竟也是一代宗师,何必如此,当真可悲。”紫桓真人看到这一幕,微微摇头。

“咎由自取而已。”枯灯老人面无表情的说着。

紫桓真人看着战场,叹了口气,问道:“巫师兄为何未到。”

枯灯老人不答。其实枯灯老人这次带来的明玉坛之人,非常之少,只有紫气峰的一些他的心腹弟子,至于其他峰的,则是一个没带。

紫桓真人见枯灯老人不答,侧目,想了想道:“枯灯师叔的诚意,紫桓感受到了。”其实两个人年齿差不多,只是辈分之上,紫桓真人要低一辈而已,如果真的动手的话,胜败就不可知了。

“人不贵多,贵用。”枯灯悠然的答道。而后看看紫桓真人,道:“白月国第一人,对这困兽之斗,就没什么可指教的么?”

听到这样的话,紫桓真人淡淡一笑,看着那巨狼的战斗。忽然神色一凛。眼神飘到了那巨狼身下的岩石之上,就见那岩石之上躺着一人,正是顾阳。此时顾阳虽然昏厥,但没有再受伤。

紫桓真人心中说这巨狼妖王,看上去已经失去了意识,可是却依旧保护着身下的那人,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都十分在意身下那人的安危。即便是自己受伤,也要保护他周全。而那人便是这巨狼的弱点。所谓避其锐气,击其要害,是为武者的优选。

紫桓真人看到这里,侧目看着枯灯老人一眼,道:“强如枯灯师叔这般,晚辈怎敢说指教二字。实无办法,当真羞愧。”

“世间也有紫桓真人看不穿的弱点,当真让老夫诧异。”枯灯老人不冷不热的说道。他说话之时,就见远处的一名他的心腹弟子对着他点了点头。枯灯老人也已经看破了那弱点,便以传音之法,授以门下弟子。

那巨狼因为自身强大的实力,无人可敌,占据上风。可是很快战场就发生了逆转!大部分的仙界中人,不再攻击巨狼本身,而是齐齐的将各自的仙法绝技,齐齐攻向巨狼身下的顾阳。眼见如此,巨狼嘶吼之中,替身下的顾阳抵挡各种攻击,顿落下风。

看到这一幕,云中的紫桓真人微微阖目。不愿看了,沉默片刻后,他对枯灯道:“师叔果然非剑道中人,既然胜负已分,紫桓留之无益,告辞了!”紫桓真人说罢,带着门下弟子,一同御风去了。

“不送。”枯灯老人冷冷的说道,他知道紫桓真人俾睨天下,能入他眼的人不多,自己自然也为他所看不起,自己又何必和他客气。

巨狼妖王虽落入下风,但修为摆在那里,即便是仙家之人齐心而攻,也未必能速胜。而此时仙家各怀鬼胎,更不能速胜。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已经让巨狼妖王伤痕累累。但纵是如此,它依旧守护着身下的人,不让他再受一丝的伤害。

就在这边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的时候,在荒原百里之外的地方,一伙儿看上去像是商队的人,在逶迤的山道上行走。

“喂,站住,不许再向前了!”忽然有两个人跳了出来,拦在这伙商人的前面。那二人手中都提着剑喝道。

“你们是什么东西,也敢挡我们的路!”那伙商人当中,一个黑面庞的,拽了拽自己的领口,十分不客气的走了出来,没好气的骂道。

“仙家在这里办事,布结界降妖伏魔。你们不要自己找不痛快!”那二人这般说道。那个黑面庞的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个人,发觉两个人果然都是有那么点仙风道骨的。

“你们说你们是仙家的?”黑面庞的人捏了捏下巴,玩味的问道。

“正是,我们是仙……”那二人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到了,就见那黑面庞的汉子,脖颈一晃,脑袋竟然变成了老虎脑袋,转瞬间就变得车轮般大小,尖牙利齿!十分的吓人!

“四阶虎妖!”那二人吓的够呛,而就在这时,就见那虎妖脖子延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将面前二人的头颅咬下,登时两个没脑袋的尸体就横躺在了地上,腔子里的血汩汩的流着。

“仙家?仙家算个屁!”那虎妖一口吐掉口中的两个脑袋。而后对身边的那些商人道:“大王有令,务必找到长小姐的下落,哪路人找到了长小姐,便是大功,没找到的,就是大过。我可和你们说清楚,若是你们找不到,输给了其他路的人,我就咬下你们的脑袋!”

那虎妖一声令下,就见那些商人个个异化,转瞬间,都变化为各色妖兽,顺着山脊,或飞或跳,直接冲入激战中的荒原。

激战在继续,云中的枯灯,看着眼前那妖王在不断的受伤,挣扎,死斗。默然道:“玉冰尘,你想过,自己的死法竟会是如此么?”

忽然有一名弟子来到观战的枯灯身前,伏身道:“院主,山南结界,凌溪结界,全部被击破!具体情况不明!”

听到这样的消息,枯灯老人也面露讶异之色。就见又一名弟子飞过来,道:“报院主,有不计其数的妖兽,不知为何,突破了结界,正向这边扑过来。他们完全不顾伤亡,拦截他们的仙友,业已经全数阵亡。

“妖兽……莫非……”枯灯老人看着那还在死斗之中的巨狼,心中纳闷。但他很快就做了决定。道:“布阵!”

……

顾阳的神识之中,一片黑暗,他听得到外面的厮杀,却醒不过来。他感觉自己似乎在一条漆黑的大路之上,一直向前走,那条路似乎永无尽头。

血,满地的血,虽是黑暗,但顾阳感受得到黏在脚上的都是血。

在路的前面,忽然一道光闪过,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了眼前。

“冰尘……”顾阳看到了那影子正是熟悉无比的玉冰尘。他想出声去喊,却发觉根本喊不出声。

而那玉冰尘的影子,回头看着,却似看不到顾阳一样,失望的转过头,继续向前走。

“冰尘,冰尘……”顾阳奋力的追赶,却发觉自己怎么也追不上前面的那个影子。而耳畔传来的,不再是杀伐之声,传来的,皆是玉冰尘往昔的声音。

“我恨他,我恨死他了!”

“当然都会死啊,夫君真傻!”

“因为我爱上了主人……

……

越想挽留,那声音便越是真切,可是前面的那个影子已经越来越远。

“血……”顾阳感觉自己的双眼,又流出了血来,眼前更是一片血雾。

忽然,前面的玉冰尘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痴痴的看着顾阳,道:“夫君,记得给我报仇……”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玉冰尘整个人都化为了烟尘,四散飞掉了。

……

荒原战场之上,激斗仍在继续,倏然之间,天上雷云涌动,很快就覆盖了整个天穹。这雷云来的莫名,在场的诸多仙家,皆知这多半是有人在催动仙法。

但见雷云之上,金色的咒文闪动,风雷越来越烈,夹带的烈风,拂过荒原,发出巨大的呼啸之声!

倾盆而下!

不是暴雨,而是闪闪的雷光!无数的雷电光点,如同暴雨一样,从天空之中倾泻而下!

正是明玉坛奇阵!反八风雷阵!

站在云端的枯灯,亲自催动着反八风雷阵,为了破玄之,他早不顾一切了!毕竟他觉得只要有了破玄之,这世间就没有什么是他忌惮的了。他除了吩咐不许打伤顾阳的身体外,其他的,就没有吩咐了。

如同暴雨般倾泻而下的雷光,即便是仙家的人,被那雷光贯穿要害,也是瞬死。不过是片刻之间,下面就死了一大片的人。只有那些修为比较高深,或者看到雷云后就避开的仙家,方才得脱性命。而那些贪战之人,无一幸免!万物寂灭!

那巨狼妖王召唤出来的妖兽,转瞬间就都被那雷光消灭干净,而面对这倾泻而下的雷光,妖王身上更添无数伤痕。就听一声绝望的穿云狼吼。那妖王身躯节节爆裂开来。烟尘弥天。

“哼,正反八风雷阵之下,谁人能够抵抗!”枯灯老人心中得意。而就这时,他却发觉,下面忽然那妖王爆裂开后,出现了一大片的血雾。奇的是,那飘渺的血雾,根本无视反八风雷阵的存在。点点雷光射进血雾之中,如同泥牛入海,完全没了反应。

“嗯……怎么会这样?”枯灯老人很是纳闷,他的寿元,超过千年,千年的修行,在他的记忆里,八风雷阵的犀锐程度,世间仅仅输给凌霄剑意而已。除此之外,任何的仙法,和防御的武技都难抵挡八风雷阵的威力。

反八风雷阵停了,雷云尽散,因为与枯灯一起布阵的那些紫气峰弟子的灵气几乎都耗尽了。八风雷阵一停,下面立即就传来一连串的叫骂声。

“枯灯,你个老王八蛋,用仙术之前怎么不提前打招呼!”

“枯灯,你杀我师兄,天明宗和你没完!”

……

显然,八风雷阵之下,冤魂无数!

枯灯已经没空管那些人如何咒骂他,甚至准备飞上来和他决一生死了。他更关心的是,那血雾究竟是什么。

在叫骂声之中,那浓厚的血雾散去,在场的诸多仙家全都吓傻了!

就见一个熟悉的人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顾阳!

就见他迎风而立,双目血泪融合,殷红的液体顺着眼眶流出。一只手提着一把雪亮修长的长剑,而另外一只手,则紧紧搂着一个近乎**的女子。

在场的诸多仙家,惊愕之余。忽然发觉自己竟然都不能动了。即便是强如沧海境的高手,亦是如此的感觉,天穹之上,似乎拉上了一层血幕,弥盖天际,一轮红月悬挂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