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乱世斗神 > 第一百九十一章:力之传承(七)

第一百九十一章:力之传承(七)

诸葛流云追着小家伙,一路来到一处悬崖底下。

“我说你这小家伙,跑那么快干嘛!不知道我如今的练气修为,只有聚灵九重吗?真是累死我了”。

此时,凤羽和旱魃也已经跟了上来,只见虎妞一脸不爽的哼道,“我说你们是什么毛病,一言不合就跟疯了似的,害得姑奶奶都跑出一身汗来,如今身上还黏糊糊的”。

诸葛流云一脸歉意的笑道,“没办法,这小家伙只要感应到什么宝贝,便会如此,我也是怕它走丢了”。

凤羽冷哼一声,“行了,你也别解释了,一会记得给姑奶奶找一处泡澡的地方便是”。

诸葛流云一脸坏笑的说道,“要不要小爷伺候你泡澡,给你来个水中按摩,水中搓背?”

凤羽眉头一挑,“啊~~~你这死不羞的,谁要你替我做如此羞人的事情”。

诸葛流云嘿嘿一笑,“我可是好意要帮你,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

……

看着耍嘴皮的二人,旱魃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连忙走向小家伙的方向。

只见一个乱石堆旁,散落了一具尸体的骸骨,看这骸骨的大小,此人生前,定是一位高大威猛的壮汉。

“小家伙,你带我们来此地做甚?莫不是要找这具尸体?”

小家伙逛了逛它的小脑袋,随即便刨开一旁的乱石堆。

一块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徽章,从石堆中传来。

旱魃眼睛一亮,连忙伸手将徽章拾起,不知为何,他对这东西,竟有些眼熟。

凤羽柔声问道,“弟弟,你认得这徽章?”

旱魃轻轻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印象中,我好像见过这枚徽章”。

诸葛流云眉头一皱,印象中见过,突然他瞳孔一缩,心中有股不详的预感。

凤羽惊呼一声,“快看,这石堆的底部,好像有字”。

三人连忙将乱石移走。

“想不到我泰山,堂堂巨力一族的族长,竟然遭到自己最亲信的人背叛暗算,以至于沦落至此,可怜了我那孩儿和妻子,待我死后,不知他们会迎来怎样的残酷命运,真是可悲可叹”。

……

此时的旱魃早已经泪如雨下,只见他双腿一跪,大声哭道,“爹爹!!!我是旱魃,您还认得孩儿吗?”

诸葛流云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他的预感成真了,只见他轻轻拂去眼角的泪痕,转身往远处走去。

凤羽鼻子一酸,也跟着轻声抽泣起来,想不到父子二人,竟然以这样一种方式重逢,还真是可悲可叹。

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也转身往远

处走去。

看到她那梨花带雨的小脸蛋,诸葛流云一阵揪心,想必也是触景生情。

旱魃这一跪,便是一天一夜,二人也不想去打扰他,这也许是他最后的告别,就让他将这些年的心酸,都吐露出来。

……

翌日清晨,诸葛流云二人从梦中醒来,发现旱魃已经整装待发,看他的神情,想必已经迈过心中的这道坎。

凤羽微微笑道,“看到弟弟恢复过来,真是太好了”。

旱魃一脸歉意的说道,“都怪旱魃不好,害得姐姐和姐夫担心了”。

诸葛流云摇头答道,“最重要的是你重新振作起来,其他的,都无关紧要,对了,你打算怎么处置伯父的骸骨?”

旱魃轻轻笑道,“母亲到死都无法接受父亲去世的消息,我打算将父亲的骸骨带回去,亲自安葬在母亲的坟墓旁,也好让他们在九泉之下重逢”。

凤羽颔首答道,“如此甚好,想必伯父生前的最牵挂的,就是你和伯母,如今也算见到你最后一面,剩下的,就让二老在九泉之下,再度重逢吧!”

……

一番收拾过后,旱魃柔声说道,“父亲生前,为了力之一族,倾尽一生,想不到,到头来还遭人暗算,我此番出去,定要手刃仇人,让他九泉之下,也能瞑目”。

凤羽颔首说道,“不管弟弟做什么决定,姐姐都支持你”。

诸葛流云摸着下巴想了想,“想要彻查此事,单凭我们三人的力量,恐怕不够,既然旱魃已经找回力之一族的徽章,何不顺理成章的担任力之一族的族长?”

凤羽眼睛一亮,“说得不错,如此一来,这整个力之一族,还不是为你所用”。

旱魃眉头一皱,“我也正有这个打算,只不过我如今势单力薄,又怎么能够服众?”

凤羽嘴角微微扬起,“不服?那边打到他们服为止”。

诸葛流云只觉一阵好笑,“这话粗理不粗,这确实是眼下最好的办法”。

旱魃摸着下巴想了想,“若是我没有记错,此番传承大会,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便是为族长择婿”。

凤羽嘿嘿一笑,“如此一来,岂不是两全齐美?弟弟不但可以在比武招亲中,大放异彩,还可以抱得美人归”。

说到美人,旱魃一脸娇羞的低下头颅,看得凤羽一阵好笑,“好了好了,看把你羞得,只要我们展现出足够的实力,想必族长也乐得退位让贤,毕竟女婿也算半个儿,里外他都不吃亏”。

……

捏碎腰牌,三人传送回到入口处,此时外面已经排满了人。

看到三人出来

,大会领导席位上的一名老者,眼睛微微一眯,心中不断揣测。

此人正是力之一族的大长老坤鹏,也正是力夕的爷爷。

就在不久前,他的孙儿,被人从传承之地中,抬了出来。

听到几人的描述时,坤鹏忍不住心头一跳,虽说自己的孙儿平日里慵懒散漫,不思上进,可也算是同辈中的佼佼者。

他旱魃不过是一个没人养的贱种,怎么可能比得上,莫非是在传承之地中,获得了什么机遇?

坤鹏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越想越觉得不安。

“速速命人给我紧盯旱魃几人,我要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

坤鹏身后的一名老者,轻轻点头,“回禀老爷,属下这就去办”。

……

诸葛流云感受到坤鹏那凶狠的眼神,不免一阵疑惑,“旱魃,坐在台上那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究竟怎么回事?为何会如此凶狠的看着我们?”

旱魃抬头瞟了一眼,“你说的那人,正是被我一拳打爆的力夕的爷爷,也是力之一族的大长老”。

诸葛流云顿时无语,“我说他怎么用一副杀父仇人的眼神看着我们”。

凤羽冷哼一声,“若是惹恼了姑奶奶,我连他一块收拾”。

诸葛流云一阵哭笑不得,这虎妞还真是个好战分子,动不动就要开打。

……

力之一族,大长老殿。

力夕静静的躺在床上,身旁站着一众力夕的家长和朋友。

只见一名浓妆艳抹的贵妇,流着两行清泪,此人正是力夕的母亲。

“我的夕儿这是怎么了?究竟是何人将他伤成这样”。

一名将他抬回来的小伙伴,颤颤巍巍的答道,“回禀伯母的话,是旱魃,他一拳将力夕伤成这样”。

贵妇大声喝道,“旱魃这该死的贱种,竟敢打伤我的宝贝儿子,快给老娘去狠狠的弄死他”。

眼看一群人气呼呼的,就要往殿外走去,却听到的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

“都给我住手,没有老夫命令,谁也不准找旱魃的麻烦”。

贵妇一阵气急,“爹,你看力夕都被打成这副模样,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坤鹏冷冷说道,“算了?这怎么可能!我堂堂大长老的孙儿,岂能任人欺辱,这笔账迟早要算,不过不是现在,而是等族长女儿的比武招亲结束后,我们再做打算”。

“可是……”

坤鹏摆了摆手,“好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此时我自有分寸”。

贵妇看了下力夕,随后便无奈的叹了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