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燕起长风 > 第一百八十八章?三千黑甲入胡蒙

第一百八十八章?三千黑甲入胡蒙

张雪儿没想到柳仙子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一时措不及防之下,闹了个大红脸,恶狠狠地瞪着对方,“关你什么事?”

锦鸿自然知道她口中所谓的修侣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却懒得去解释,毕竟他并没有觉得他和柳仙子之间的关系有到聊这个话题的地步,倒是她和张雪儿之间的关系颇为耐人寻味。

柳仙子虽然身受重伤,但并不影响她此刻重获新生般的好心情,妩媚地向着锦鸿递上一个桃花眼,道:“看不出来,还是个酷酷的角儿,公子有修侣吗?若不介意,考虑考虑奴家怎么样?”

柳仙子一如既往地发挥着她媚惑众生的潜质,而锦鸿对此却并不感冒,他承认这柳仙子无论身材还是脸蛋,确实都算得上是祸国殃民。

但若论媚态,她比不上媚骨天生的李四娘,论姿色,还是稍稍比燕长风和李玉逊了半筹,所以她虽然是别人眼中的极品尤物,但在锦鸿眼里,也不过是姿容出众而已。

见锦鸿依然没有反应,柳仙子一阵气恼,狠狠瞪了对方一眼,惹来旁边的张雪儿一阵好笑,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姐姐因为此事而吃瘪的时候,以往只需要她勾勾手指,那些男人都如同狗一般,匍匐在了她的脚下,没曾想,却在公子面前马失前蹄。

“既然你不愿意当我的修侣,那我可就告辞了!”想来是调息得差不多了,柳仙子站起身来,扬了扬手,十分潇洒地一转身,便准备离去。

锦鸿神色一动,身形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柳仙子身前,一柄淡紫色的长剑森寒地横在她的脖颈之处,只需要再向前一点点,便能让那脖颈处白嫩的肌肤皮开肉绽。

柳仙子神色一慌,但转瞬间又恢复了妩媚之色,调笑道:“怎么?这位公子舍不得奴家?”

锦鸿的表情依然平淡,但内心却左右不定,若没有最开始的那些话,锦鸿可能已经毫不犹豫地将剑划过了她的脖颈,但现在,他却犹豫了。

通过张雪儿,他明白不是所有从藏云雪域过来的妖物都是嗜血的恶魔,他们也有善恶之分,对于恶者,直接抹杀当然没有半点犹豫,但对于善良如张雪儿之类的,他锦鸿也无法下得去手。

将目光投向张雪儿,很显然是在征求对方的意见,而后者摇了摇头,眼神中有着些许的复杂。

“若让我知道你再为祸,定不轻饶。”紫色长剑无色无息地消失在了锦鸿的手中,冷冷的语气警告着对方,这是一种赌博,却也是一种救赎。

柳仙子也不说话,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锦鸿,然后又回头向着张雪儿点了点头,似在道谢,又或者似在道别,然后身形闪动之间,便消失在了茫茫大雪之中,去的方向不是临安,而是定水。

“你可知放过她的后果?”张雪儿来到锦鸿身边,漫声说道。

锦鸿有些疑惑地看着她,“不是你说的,让我不要杀她吗?”

张雪儿有些惊讶地看着锦鸿,半晌后低下头来,找了一个让锦鸿瞧不见她表情的角度偷偷笑了起来,“我摇头是让你不要放走她。”

“啊?”锦鸿愣在了原地,遗憾地向远处望了望,现在想要追肯定是来不及了。

……

定水城东城门外,三千黑甲随着早起的朝阳迎风而动,天空的

飘雪稀稀拉拉,不复昨夜的纷扬,镶着金边的龙旗在寒风中招展,扯出一片呼啦啦的响声,伴着不时响起的马鼻,勾勒出了一副壮士出征的壮烈画面。

燕无忌身着一身属于军帅级别的高级将甲,神情肃穆地打量着在寒风中严阵以待的三千精骑,而在这三千精骑的最前面,一名魁梧的中年将军左手按刀而立,右手将一柄龙胆钢枪斜插入地,赫然便是燕无忌麾下的第一悍将张二虎。

“二虎,此行的目的,你可记住了?”燕无忌忍不住再次出声叮嘱。

张二虎一抱拳,虎吼之声郎朗,“军帅放心,末将已然牢记于心。”

燕无忌点了点头,不再言语,举目远望,苍茫雪野,黑甲盈天,颇为壮烈,也不知征人此去,归来几许?

一旁的柳之览走了上来,注目看着张二虎良久,倒是对方先开了口,“老柳,今后一段时间没有老子在你耳边烦你,你可不要太想我。”

“滚犊子,既然知道我会想你,就早点滚回来。”柳之览笑了笑,有些勉强,因为彼此心里都明白,三千铁甲入胡蒙,去时容易,想要归来可就难了。

一旁的郭天旭依然是站在距离他们身后三尺远的距离,没有参与到三人的讨论中,不过这次张二虎并没有打算放过他,而是大咧咧地冲着郭天旭笑道:“老郭,这风萧萧兮水都没你冷,我都要壮士一去……”

可惜不等他说完,郭天旭就皱着眉头道:“莫说那些不吉利的,你知道我这人不怎么喜欢言语,所以多余的话也说不来,待你回来,我请你喝酒。”

张二虎嘿嘿一笑,“就等你这句话!”

说完后,转身一跃,只见魁梧的身躯十分灵巧地就坐上了马背,向着燕无忌等人抱拳一揖,“就请军帅与诸位在此静候佳音!胡蒙退去之日,便是我等相逢之时。”

张二虎神色一肃,勒马转身,向着定平方向缓缓行去,在走出大约十丈左右的距离,突然举拳向天,一声爆吼自其口中啸出,紧随而来的,便是三千黑甲以同样的姿势,同样的爆喝宣示着他们心中的壮士凌云!

看着远去的三千黑甲,燕无忌良久吐出一口气,神情有着说不出的不舍,先抛开他与张二虎之间的个人感情不谈,就这三千配备了胡蒙马的黑甲精骑,若无意外,一定会在将来与胡蒙人的战斗中大放异彩,只是现在就这样全部扔到遥远的胡蒙去任他们自生自灭,难免有些不甘心。

“回去吧。”燕无忌翻身上马,带着柳之览和郭天旭,向着定水城打马而去。

云中已经在勾越措的出奇不意下成功收复,张二虎和麾下这三千人将从定平乘船,过云中,再经秘密小道入胡蒙,前面这段路都有当地驻军供给物资粮草,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但过了云中,他们的后勤就算是断了。

按一个骑兵的负重来看,最多只能携带五天的干粮,而五天时间,恰巧就是越过秘密小道的时间,在那之后,所有的补给,都只能是靠着劫掠胡蒙境内的部落来获取。

“都是要用命来换啊!”燕无忌叹了一声,身后的柳之览闻言,忙问道:“什么要用命来换?”

燕无忌摆了摆手,没有回答,正走神间,一声娇呼自其身旁响起,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定睛一看

,只见一名穿着朴实的年轻女子正坐在雪地上,痛苦地捂着脚踝。

燕无忌慌忙下马查看,只见这女子年约二十五六,捂着脚踝的手背上已经有了一些隐约冻疮,薄唇轻咬的脸蛋上,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像是在极力忍着伤痛一般。

“对不起!对不起!姑娘伤着哪了?”燕无忌出声询问,言语中满是歉意。

那姑娘摇了摇头,即便是眼中已经疼得泛起了泪花,也还是倔强地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去拾散落了一地的草根野菜。

柳之览见状,主动去将那些东西拾了起来,放到倒在一旁的篮子里,然后欠身退了两步,交给了燕无忌,让他自行处理。

方才他们都在想着心事,都没有发现前面有人,还好马的速度不快,要不然此时会是怎么一个场面,还真不敢想。

“姑娘,你家在何处,要不你骑我的马,我先把你送回去?”燕无忌见对方试了几次,也没有成功站起来,便小心询问着,生怕一个言语用得不当,惹了对方生气。

姑娘倒是不怎么矫情,抬眼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跟在他身后的柳之览和郭天旭一眼,便点了点头,在燕无忌的搀扶下,缓缓上了马,似乎以前从来没有骑过马,骑在马背上的她姿势格外别捏,惹得身后的柳之览直想笑出声来,不过被燕无忌狠狠地瞪了一眼,便只得憋了回去。

“姑娘还没告诉我,你家住何处?”燕无忌再次问道。

这时候那姑娘才轻启丹唇,言语轻灵动听,但却没有多少感情,缓缓道:“柳家沟”

燕无忌闻言眉头一皱,回头与柳之览等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回过头来道:“可是距此十里之外的柳家沟?”

那女子不再说话,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燕无忌和身后的两人眉头愈深,定州官府坚壁清野,大多村民百姓都跑入了城中,当然也不排除那些故居难舍,不愿意住进城内的人,可是这种天寒地冻的时节,又兼兵荒马乱,这样一个姑娘家居然敢出来晃荡,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姑娘家中可还有其他人?”燕无忌心中逐渐谨慎了起来,但言语间却保持着之前的谦逊,就像是在拉家常一般。

女子还是摇了摇头,神色间颇为平淡,没有那种故作悲情的哀伤,也没有心若止水的冷漠,倒是让燕无忌几人琢磨不透。

“如此,我这便护送姑娘回去,老柳老郭,你们先回城内,寻些日用物资送来。”燕无忌回头对着身后二人说道,一丝异样从他的眼眸中准确无误地传递了出去。

柳之览和郭天旭两人自然知晓燕无忌的打算,但暗道就他一人去的话,太过于冒险,想要出声阻止,或者说派一个人入城去喊人,两人过去,也好有个照应。

但见到燕无忌的眼色,这话也都噎在了喉咙上,领命之后,匆匆打马而去。

见两人走远,燕无忌这才松了一口气,道:“还未请教姑娘姓氏。”

那女子却是一脸冷色,“这位将军好生无礼,还未自报姓名,便来打探他人底细。”

“哈哈哈”燕无忌无所谓地笑了笑,“在下姓燕,名无忌。”

女子嘴角一扯,勾出一缕好看的笑意,“姓柳,单名一个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