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秦战魂 > 四百四十六章 大结局(下)

四百四十六章 大结局(下)

下了早朝,胡亥回到后宫,将头上的帝冕随手扔给了身后的太监,然后直接就在太监和宫女的面前解开裤子撒起尿来。

李斯和赵高在后面看到,赵高还好,李斯叹了口气,他本以为胡亥比起扶苏来只是才气和谋略上有些不足,谁知在胡亥登基之后,将他的本性暴露的一览无遗。说他是不学无术那简直还是高看他了,说的不好听一点,胡亥简直就是一无是处,这让李斯对这个自己一手扶上皇位的新皇帝着实感到有些后悔。

赵高快步上前,走到胡亥身边说道:“陛下,陛下现在身份不同了,这种场合以后还是要注意一些的。”

胡亥撒完尿,自有旁边的宫女上前为其提上裤子,整理衣物。胡亥在享受宫女的服侍时,对赵高说道:“老师不是说我,哦,朕坐上王位之后,便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朕方才只是有些内急,再说了王宫内的一切都是朕的,朕想在哪里方便,就在哪里方便。”

“是是是,陛下说的是。”赵高奉承道,“陛下,今日在朝会上所议论的事情,陛下有了决断?”

胡亥抬起头想了想朝会上说的事情,他问道:“你们在朝会上说了那么多事情,朕怎么记得清你说的是哪件事?”

赵高也有些无语,不过他还是耐心说道:“就是关于如何处理蒙恬这件事啊。”

“蒙恬?他不是被你抓起来了吗,还要如何处理?”胡亥问道,昨日赵高就将蒙恬被关起来的消息禀告了他。

“这个......”赵高想了一下,然后说道:“陛下有所不知,这蒙恬现在关在天牢里总归不是个办法,不管怎么说那三十万蒙家军还是听从蒙恬的军令的,倘若蒙恬被囚禁在天牢的消息被人泄露出去,恐怕会给我们惹来麻烦。丞相大人,您说是不是啊?”赵高将李斯喊了过来。

李斯现在和赵高彻底站到了一条船上,蒙恬和他已经成为了敌人。“赵大人说的不错,蒙恬一个人倒是好解决,如果他手下的那些将军还有蒙家军闹起来,恐怕对于我大秦国力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胡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那你们俩说该怎么办,关也关不得,放又不能放。”

赵高和李斯对视一眼,赵高说道:“臣以为,直接将蒙恬赐死最好。”

“赐死最好?赵大人的意思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如果蒙恬死了,那蒙家军还不闹翻天了?”李斯问道,他想不到赵高会出这么一个注意。

赵高不急不躁,他说道:“蒙恬是陛下赐死的,到时我们便可以对外说蒙恬是追随先皇而去,并非他杀,大将军对陛下的忠心天下谁人不知,就算是他的那些手下想要找事恐怕也不好明说。”

“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不如......”李斯说道,李由是蒙恬的弟子不假,由他去接管蒙家军李斯没有拒绝,但是如果蒙恬死了的话,李斯不放心自己的儿子会不会带头闹事。

“好,就这么办,反正蒙恬以前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朕

杀了他也好,朕也不想看见他。赵高,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将他办好。”胡亥不等李斯说完,直接说道。

赵高面上一喜,说道:“诺,陛下放心,臣一定会妥善处理此事。”

蒙恬一个晚上都没有休息,他和紫嫣然有太多的话要说。这若是在家里,蒙恬本身就不是一个话特别多的人,平常时候都是紫嫣然在说,他就作为一个倾听者。今日在天牢内见到紫嫣然,蒙恬不知为何忽然觉得自己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对紫嫣然说,或许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再听紫嫣然对他说,这个时候他不想再做一个听众,他说了许多话,包括这次北上抗击胡人,蒙天赐的英勇杀敌,阿布拉的宁死不屈,紫名都的病逝,很多很多事情,他都说给紫嫣然听。

紫嫣然这一夜很少说话,夫妻二人各自背靠着牢房的围栏,紫嫣然大多时间都是在哭泣,父亲和叔父的去世无疑是对她一个很沉重的打击。蒙恬不想欺瞒与她,对她全部说了出来。

“嫣然,你知道吗,我这次回来之前就有一种感觉,我和我们的儿子说了许多话,并且将我的真刚剑交到了他的手上,我希望天赐能够接过蒙家军,有他在,我很放心。”

“嗯。”

“或许吧,这么多年沙场征战,我感觉到有些累了,我想这次回来,我就向陛下请求辞去所有的官职,接下来的时间,我都在你身边陪你,你说好不好?”

“嗯。”

“嫣然......”

天牢的大门打开,阳光照了进来,让久处于黑暗牢房里的人都不禁眯上了眼睛。

赵高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两名太监,一个人手里端着酒壶,一个人手里端着酒杯。

走到两个牢房的中间,赵高问道:“怎么,给大将军和将军夫人一夜的时间,你们应该续完旧了吧?”

蒙恬支撑着围栏站起身,他已经看到赵高身后的两个小太监手里的东西。“呵呵,赵高,你这就等不及了吗?”

赵高点点头,他看着蒙恬说道:“本来我是想多挽留大将军一些时日的,但是陛下有命,我只能遵从了。再说了,有陛下和蒙毅大人在黄泉路上等着大将军呢,我怕他们等急了,所以便来的急了些,连些酒菜都没有来得及准备,只带了这么一壶上好的御酒,还望大将军不要介意。”

蒙恬冷眼看着赵高,“当初你不过是皇帝陛下身边一个小太监,谁都没有想到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赵高,现在我倒是忽然有些佩服起来你来了。”

“是吗?能得到大将军的青睐,是赵高的荣幸。”赵高朝蒙恬弯腰作揖,随后抬起头笑着说道。

“说实话,你能选胡亥作为你的进阶之路,这本身就是一场豪赌,可惜天意不站在我这边,让你赢了,我蒙恬无话可说。扶苏没能成功真的不怨他自己,只能说天意,天意啊!”蒙恬仰天说道。

赵高也有同感,谁又能想到陛下诸多皇子中最庸碌,最无能的公子胡亥最后能

够坐上了皇位呢?当初赵高选中胡亥,只是因为胡亥相对于其他人来说,更容易被他所掌控,只要他能够扶持胡亥继承皇位,将来大秦的天下,他赵高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赵高。

“好了,我不想与你多说废话,拿过来吧,我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只是......”蒙恬说完之后看向对面的紫嫣然,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紫嫣然了。紫嫣然的性子他明白,如果他死了,紫嫣然绝对不会独活于世的。

赵高转身看向紫嫣然,紫嫣然脸上挂着泪痕,紧盯着蒙恬。“你放心吧,夫人只要愿意好好活下去,我向你保证,她绝对不会受到一点委屈。”

“嫣然,答应我,为了天赐,你要好好活下去,知道吗?”太监走进牢房里,将一杯倒好的御酒端到蒙恬的面前。蒙恬将御酒拿在手里,看着对面的紫嫣然柔声说道。

紫嫣然将手臂伸出牢房外,她想要阻拦蒙恬喝下那杯酒,“夫君,不要啊,不要啊,我们不是说好的要同生共死的吗?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蒙恬将酒杯端到嘴边,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紫嫣然,一只手伸出,两只手在过道上紧紧相握。

“答应我,好好活下去......”蒙恬对紫嫣然一笑,然后一口饮下了那被掺杂着毒药的御酒。

“夫君......”紫嫣然哭的声嘶力竭,她紧紧握着蒙恬的手,感受着从掌心传来的那逐渐变得凉意,变得无力的手掌,仿佛整个天地都要毁灭了一般,世界与她仿佛隔着一条深渊。

蒙恬倒在了天牢内冰凉的地面之上,在失去所有意识之前,他嘴唇微张,似乎是在呢喃什么,但是谁都没有听到......

几天后,大秦上下都传遍了一条消息,原本在北疆负责抵抗胡人的帝国精锐军队蒙家军,忽然全部选择了叛逃,在他们的少将军蒙天赐的领导下,全部走出了长城,去到了匈奴人的地界之上。随之而来还有公子扶苏在北郡畏罪自尽的消息,再度让天下人为之震惊,一时间大秦上下风雨飘摇,各地原本就蠢蠢欲动的反秦势力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少将军,我们真的就再也不回去了吗?”长城外的一座高山之上,蒙天赐领着身后数百披甲将士,站在山崖之上,看着自己父亲呕心沥血,付出所有精力打造的这条蜿蜒在崇山峻岭之间的巨龙。蒙礼,杜辉,薛斌等人站在他的身边,众人遥望大秦的国土皆是无语。

蒙天赐许久之后开口说道:“我知道父亲并不希望我这么做,我这么做也并不是单单为了我的父亲。我想父亲也不希望我们蒙家军被赵高毁掉,将来有一天,我们还是要回来的,毕竟那里是我们为之战斗过的地方,那里才是我们的家!”

蒙天赐指着长城,指着长城以南的大秦土地,指着咸阳城所在的方向,在那里,他的父亲,母亲,叔父,都埋葬在那里。

塞外的风沙很大,埋没了脚印,马蹄印,还有一颗颗赤诚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