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辅汉 > 第二百九十八章 贾诩来访

第二百九十八章 贾诩来访

大势将去,此刻张绣心里顿时凉了,只是他还是能够算得上是豪杰,在这个时候,居然是守住了内心的那种恐惧之情,居然是直接从身后将自己的长枪拿出来,然后直接是刺死旁边一个贼眉鼠眼,明显是新生了逃跑之志的小将,然后便是厉声喝道:“今夜,不得胜,则你我都要葬身在这宛城之中。而身后之人,未必就是敌人!”

没有人回应,其实哪怕是傻子,都知道张绣此刻之言语含义,不过是要他们给他拼命罢了,只是这些人都有妻儿,妻儿都是被张绣赶走的,别说对张绣没什么感激之情,就算是能够不产生什么恨意来,都算得上是圣人了。

若是刚才身后之敌攻上来了,或许真的能够殊死一搏,但是现在那一片土地之中,却是一个人影都看不见,就如同是一个最好的肥肉,若是不去吃,怎么可能呢?

他们都想走,他们本不该随着张绣葬身在这宛城之中,而且最是关键的,是压根儿没有人能够过来援助,他们就算是现在能够守住一时,但是时间长了,却是败局已经定了,真的不知道要凭借着什么才能够撑下去。

张绣整个人在城墙之上,犹如是最大的笑话一样,没有人会去管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所有人的心里想的都是如何从这里逃走,甚至是有人眼睛贼溜溜的看着张绣,连同家里人被张绣杀了有不不共戴天之仇的人紧靠在一起,或许就要起势直接杀了张绣。

张绣回过头,看着城墙下的曹军,阵容肃穆,哪怕是在夜色之中,也是知道这是一支经过了严厉的战斗磨炼的常胜之师,有着曹操以及夏侯兄弟的统率,便是轻易可以横扫没有任何的战斗意志的张绣部众,而能够让他拖上这么久的,无非就是眼前这个险关了,接近七丈的

一切都是十分的顺利,起码唐老夫人和唐夫人的确是没有怀疑,甚至荀之的改变让他们十分的欣喜,荀之长得俊俏了几分。

“你爹当年就是这么英俊的。”唐老夫人又是念起来自己的幼子来,那双眼睛瞧着荀之,似乎能透过时间去看到当日自己那个什么都不怕的孩子来,当年她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能够拦下荀武,让他最后不顾自身安危去了宫内。

没有一个父母希望孩子去因为天下丢失了自己的小命,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但是唐老夫人劝不住,也不敢劝,当时的自己的丈夫,就下定了决心不理会荀武,如此之下,她便是只能够眼睁睁的瞧着荀武去了那宫内,而今时今日,她发现,自己那个可怜的孩子似乎是回来了,就像是现在的荀之,他正一脸温和的站在身旁,和自己说这话,就如同当年的荀武一样。

最爱闯荡江湖做游侠儿的他,的确是成了最忠义的那一个人,只是,唐老夫人,更希望今日,荀武也能站在身侧,三个时代的人能够彼此见证。

“奶奶,你怎

么眼睛还湿了呢,都跟你说了,我这是出去公干,吃许都这碗饭,这些事情总归是免不了的,”瞧着唐老夫人眼睛里的泪水,荀之一下子便是心软了,有些发怵,是不是自己的事情已经被奶奶给知道了呢?只是想来不应该,这荀氏的人都是极力的隐瞒这件事情,毕竟老人身体本身就不好,这种事情若再是不注意的话,一个不小心,就会犯了心病。

“你个臭小子,走就走吧,也不过来跟奶奶说一声,”旁边的唐夫人给了荀之一个脑瓜崩,嗔怒的看着他:“知道你们书生意气,但是也是要瞧着这是在哪儿啊,在这荀府,你日后可是要懂些规矩。”

什么规矩,自然是知道老夫人才是这里的宝。唐夫人的话,更多的还是在庇佑荀之。

“嘿嘿,我知道了嘛,奶奶,别生气了,好不好?我给你唱歌来听。”荀之半蹲着,拉着奶奶唐老夫人的手,慢慢的将她的眼泪给擦掉:“有一个姑娘叫小芳...”

“小芳是谁?”唐老夫人忽然停住了泪水,紧盯着荀之:“有小一个人就够了,你看看你爹多专情,咱们荀氏人,不搞外面那一套,反正你带来别的姑娘,我是不会认的,知道了吗?”

荀之急忙是点头,自己能知道小芳是谁啊,只是歌词就是这样的...而想着,在这个时代,应该也是听不来这种歌的,便是又是编出来几个好笑的笑话,说给唐老夫人听,唐老夫人倒是直笑,只是眼睛都盯在荀之的身上,眼神里面充满了慈祥。

若是荀武活着,或许今日围绕在膝下的人就是他了。

将老夫人哄好了,老人比较困,可能是因为炉火太旺的原因,荀之瞧见老夫人睡着了,方才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刚出门,就被追出来的唐夫人也就是自己的大娘拦下。

“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唐夫人眉头紧皱:“我不是奶奶,不至于连我也瞒着。”

“就是普通的公干啊,大娘,你就是想多了,我还能有什么事情呢?就算有那也是好事情,我这个年纪,意气风发,前途似锦,对不对?”荀之桥指责唐夫人,便是一阵头疼,本以为这件事情就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唐夫人还是怀疑,不过荀之知道,这和自己卑劣的演技有一定的关系。

唐夫人听完荀之一番话,便是幽幽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不愿意将你的事情告诉我,毕竟我就是一个妇人,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罢了。你要记好了,不要学人家去做什么游侠儿,你还有小,有奶奶还有大娘呢。”

荀之当下便是行礼:“我知道了,大娘。”

“对了,这几天没见着小来,你告诉她,不要怕,要多来走动,你叔父那里,我会多说好话的,他就是固执,熬过这段日子就好了。”唐夫人说完,便是转身进了屋内。

荀之在原

地站了许久,深呼了一口气,在表情逐渐放松以后,便是朝着里屋一瞧,看着唐夫人正在添加炉火,让屋内变得暖洋洋的。

人人都说,老人最怕的就是冬天,因为很多人都是死在了这一年的冬天上,唐老夫人的身体并不是十分的乐观,荀之知道,按照这个时代来说,唐老夫人已经是没有几年了。意味着留给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自己必须在这有限的时间里,让祖母看到自己的成长,不让她带着遗憾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荀之转头便走。

这个世界上,老人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呢?别的不知道,但是在唐老夫人这里,只希望荀之能够一辈子保持开心快乐,这就足够了,她见过太多太多,功名利禄反而是看淡了,这些东西是带不走的,会随着时间慢慢的消失不见。

所以,便是期望后辈子孙们能够保持长久的快乐。

荀之不会明白,他的年纪还小,哪怕是身体里的那个灵魂,都是一个极为年轻的灵魂,虽然加在一起可能都蹦着四十岁去了,但是,他只经历过那前二十多年的生活,后二十岁的日子,不是通过简单累加就可以掌握的。

刚到屋内,瘦猴神秘兮兮的端着一个东西,到了屋内,给荀之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对荀之道:“少爷啊,刚才少夫人将这人参汤送过来的时候嘱咐我让你全喝了,你这身体,还真是...”

“嗯?”荀之只觉得奇怪,为什么什么话到了瘦猴嘴里面就会变得十分的奇怪呢?

“我的意思是,少爷这么好的身体,怎么需要用人参汤来补啊!”瘦猴瞧着荀之不悦,便是赶紧是换了自己的话。同时长呼了一口气,瞧着荀之并没生气,这才壮着胆子继续问道:“少爷,贾伯说等下就来找你,说让你多等一会儿。”

荀之当下便是想着,自己已经是很久没有见过贾诩了,自己在城墙上的时候,除了一开始荀之醒来的消息传播开来的时候来过一次以外,便是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而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就是一次都不曾去见荀之,压根儿不担心荀之。

荀之想着,这就是贾诩的个性吧,只是这种个性,的确有些让人心寒。

荀之知道是自己矫情了,便是也找了一个地方坐好,贾诩心有志气,自己不能够负了这份儿志气,不能最后贾诩忙死忙活,而他荀之就真的是一坨烂泥,怎么都扶不上墙吧。

“少爷,少夫人可是嘱咐过我了,这人参汤你可一定要喝了,不然少夫人说了,以后就不给我说媳妇儿了。”瘦猴走到荀之面前,端着盆子。

荀之差点儿没憋住笑来:“没想到小居然还兼职媒婆,只是按照你的条件来,想要找个普通姑娘还是不成问题的,也不必通过小,以后他是你主母,你还能让他给你做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