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六界战云 > 第三百零七章 白姬

第三百零七章 白姬

沙陀城,客栈之内,龙双敲了一下石的房门,却久久未曾得到回应。

她有些奇怪地推开房门,整间房内却未曾看到石的影子。

“石大哥?”龙双叫了两声,之后在房间里找个遍,依然未曾见到石。

此刻,她心中有了判断,莫非他出去了不成?

于是,龙双找到了店小二,一经打听,才知道石早早地出了门。

她嘟起小嘴,有些生气地跺了一下脚,怪他一个人出去也不带上自己。

生气归生气,她终究还是要出去寻找的,便也离开了客栈。

谁知她这一找,就找到了晚上,几乎把整个沙陀城找遍了,也未曾找到。

她只好选择回家,兴许他已经回去了啦。

然而,当她回到客栈,再次有些生气地推开石的房门时,依然未曾见到他的影子。至此,龙双的心中开始燃起一种不安的情绪。

她赶紧找到了白子翁,向其汇报了石失踪的事儿。

白子翁知晓石一向稳重,断然不会无故失踪,越想越觉得发生了什么。

难道说在这沙陀城遭遇了什么不测?毕竟因为屠妖英雄大会,沙陀城隐藏着各种高手,其中就不乏一些邪派中人。

白子翁越发觉得兹事体大,便召来九霄派的众人,分成几个队一同出去寻找。

九霄派的这个举动,引起了神农谷和普渡寺的注意,他们经打听才得知此事,便也纷纷投入到寻人的队伍中。

殊不知,他们要找的人早已经身在乾坤门,只是石不自知而已。

他被控制之后,便被他们打晕了,待自己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在一处铁笼里。

这铁笼是用特殊的材质所制,任石使出多大的劲都无法将其弄开,他只好放弃,安静地坐了下来。

不过,他的眼睛却没有闲着,目光扫向四处,却发现这是一间幽暗的密室。密室不小,其他地方都放置着数个相同的铁笼,铁笼中锁着几只妖物,发出狰狞恐怖的声音。

这是哪里?他们把我关在这里干什么?石心中不停地问自己,却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他沉思间,忽闻耳边传来一声幽怨的叫声,这叫声不似人声,却充斥着一种魔力,让听闻的人发自内心的恐惧。

石断定,这声音一定从隔壁传来,他有些好奇地把耳朵贴向墙壁,兴许能够发现些什么。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这叫声未曾再响起。

这也难怪,不是所有的声音都能够轻易穿透墙壁,对于隔墙之后的事情,他又岂能得知。

隔墙之后,也是一间密室,不过明显比关住石的密室要大了很多,密室呈现圆形,中间是一个很大的祭坛。

而位于祭坛的中央,一名美艳的女子,身长九尾,被九根锁链缠住腰身,锁于周围的石墙上。

女子有着沉鱼

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眼神幽怨地看着正前方的两人。而她脚下踩着的是一道复杂的纹路,发出丝丝奇异之光。

显然,刚才的叫声从她口中而出,而她并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只九尾白狐。

她的长相与白羽蝶有几分相似,就此可以断定,她便是白羽蝶的生母,曾经的妖界之王白姬。

只是时移世易,现在的她被困于乾坤门五百年,哪还有昔日的风采,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狼狈。

位于她前方的两名老者,其中一人着白色道袍,头发雪白,面目较为和善,正是修真界所熟知的乾坤门门主平一枚,只是大家不知道,他其实只是乾坤门的乾门门主。而另一名老者,着黑色道袍,头发蓬乱,面目较为阴狠,是鲜有人知的乾坤门的坤门门主卜天策。

乾坤门分为乾门和坤门,大多行走于修真界的都是乾门中人,而坤门中人几乎都活在暗处。

正常而言,乾门和坤门的实力相当,地位平等,所以既相互依存,又互相钳制,这就决定了他们各自的门主也是平起平坐。

只是近来,坤门的实力逐渐做大,完全盖过了乾门,这就打破了原有的平衡,使得坤门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

虽然同为乾坤门,可是乾门和坤门的行事却大有不同,有时候完全相反,不过倒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追求乾坤门的无上荣耀。

平一枚的目光落在一旁的卜天策身上,质问道:“时至今日,难道你还不告诉我,你们坤门究竟想干什么吗?”

卜天策已经不把平一枚放在眼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目光继续锁定在白姬的身上,道:“你着急什么,反正你们只管配合我们就行。”

“配合你们?你们满天下的抓捕妖族,现在又要举办屠妖英雄大会,难道你是想掀起人妖大战吗?”平一枚神色不悦,继续质问道。

听了这些话,卜天策偏过头,不屑的目光落在平一枚身上,道:“就是因为你们乾门太过无能,所以我们坤门必须出马。斩妖除魔是天下大道,试问谁有异议?谁敢有异议?至于你说的人妖大战,我倒希望真的能够提前上演,这样的话就能提早扫平妖界,唯人族独尊!”

“你疯了!”平一枚越听越离谱,脸上尽显担忧之色。

听了二人的对话,此时的白姬双目赤红,如同两颗血色的宝石,让人望而生畏。

片刻之后,她再次大吼一声,两道赤红之光从她的眼睛里射出来,分别攻向了平一枚和卜天策二人。

白姬的攻击虽然凌厉,不过平一枚和卜天策可不是一般人,他们险险避开,随后一脸错愕地看向白姬。

短暂的寂静之后,卜天策鼓起掌来,看向白姬,道:“不愧是曾经的妖王,被这九根锁魂链缠身,又有阵法加持,还能对我们发动攻击,若是不慎,真要冤死在你的手上了。”

白姬血红色的双目逐渐恢复正常,目光锁定在卜天策的身上,道:“你们抓我妖族干什么?”

卜天策见到对方愤怒而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心里竟燃起了自豪感,笑道:“抓你们妖族,于公就是替天行道,于私,自然就是成为了我的养料,若是没有它们,我们坤门哪能提升得这么快。”

听罢,白姬变得歇斯底里,喝道:“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平一枚见状,只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而卜天策依然神色淡定,对上白姬有些怨毒的眼神,道:“我知道你心有不甘,不过事已至此,你就等着接受自己的命运吧。”

白姬深知发怒无济于事,只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道:“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人类,尽使用一些阴谋诡计,有本事的话就放开本王,让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卜天策丝毫未惧,双臂轻轻展开,一股气息从周身爆发出来,掀起一阵罡风,使得身旁的平一枚都不得已后退一步。而白姬只觉得如同遭受了千刀万剐,身上被罡风刮得伤痕累累,淡淡的血迹沾染上白衣,显得异常的醒目。

凭借他刚才这一手,白姬自知就算自己处于全盛时期,也未必是他的对手,这乾坤门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高手?

一旁的平一枚也深有体会,面露惊讶之色。在此之前,自己一直以为他顶多比自己略胜一筹,没想到这个想法大错特错,对方的实力只怕比自己高出了许多。

“我也想放了你,与你好好大战一场,只是时不我待,我已经没有时间给你疗伤了,既然如此,这场比武就没有意义了。”卜天策淡淡地说道。

“无耻,虚伪,就算本王现在深受重伤,也定能要了你的命。”白姬手脚挣扎起来,带动着九根铁链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虽然白姬想极力激他放了自己,可是卜天策并没有上当,他不屑一顾地笑了笑,道:“我要再次提醒你,你已经不是妖王了,妖界早就有了新王,他才是我合格的对手。而你不过就是我们的阶下之囚,再过几天,你就等着看一场好戏吧。”

听闻,白姬更加愤怒,道:“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卜天策却没有回答她,而是转过身去,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戏谑,头也不回地向着密室外走去。

白姬只得继续挣扎,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如果她的眼神能够杀人,只怕卜天策已经死了千百遍。

留下的平一枚对此事也是一知半解,他看了白姬一眼,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也缓缓转身离去。

偌大的密室,又只剩下白姬一人,她激动的情绪逐渐收敛起来,逐渐变得淡定,随后转头看向侧方的墙壁,一双眸子泛起了银光。

随着银光的出现,在她的眼中,那一堵实实在在的墙壁变得虚无透明起来,石的身影落入她的眼帘。

这一刻,她的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石听到几次动静,越发觉得这墙壁后面有些什么,便越发的来了兴趣。

只是现在的自己身陷铁笼之中,根本无法出去,他唯有叹了一口气,老实地坐定。